5个残疾兄弟创业:20年撑起两家上市公司

1997年春天,5名分别患有血友病、半身瘫痪、肌肉萎缩、侏儒症、脊椎重残的残疾人,在深圳成立了残友集团。他们原来只准备抱团取暖,但20年来,他们却借着互联网的“翅膀”,将这家网页制作公司发展成了一个世界级的残疾人高科技就业平台,让上5000多名残疾人有了“新活法”,如今,残友集团已是拥有两家上市公司、一家慈善基金会、14家社会组织和40家社会企业的超大型企业。

创始人郑卫宁说,他的目标就是要让残疾人借助高科技强势就业,让残疾人有尊严地快乐地活着。这个不可思议的励志团队,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?近日,公司的创始人郑卫宁和刘勇接受了记者的专访。



残友集团创始人郑卫宁


62岁的郑卫宁留着短发,声如洪钟。见到记者时,他双手扶着轮椅,想从轮椅上站起来和记者握手,因为小腿萎缩,两条裤腿看起来空荡荡的,但他双手刚劲有力,面露微笑。郑卫宁如今每天仍饱受病痛的折磨,患血友病的他每隔几天都要到医院输血,病发时,膝盖肿得像西瓜一般大,坐在轮椅上疼得嗷嗷叫,他要将吗啡带在身边止痛。两年前,他患上胃癌,切除了五分之四的胃,如今还要定期进行化疗,但这些打击并没有击垮他。


母亲去世曾让他自杀


郑卫宁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血友病患者。他不能摔跤、擦到、碰到,只要一出血,就会血流不止,“有一次,我头上摔了一个口子,一晚上血流不止,第二天血流干了,我也昏了过去,等医院开门了,才将我送到医院抢救。”有一次他亲眼目睹自己的表哥血流不止而死。


因为担心磕着碰着,13岁前,郑卫宁只能坐地爬行。无聊之时,他就自己一个人在家拿着哥哥的书看,他一天学没上过,并不识字,就是反复地看,猜想它们的意思。


1995年,老母亲带着郑卫宁来到深圳,因为他们听说深圳是当时国内唯一实行义务献血的城市,在深圳“输血的安全性更高,感染疾病的风险更低”。当时,深圳的政策是“购房入户”。郑卫宁用了12万元买了一个80平方米的房子,赚了3个户口,“那时候深圳的房子是卖不出去的,为了鼓励人买房,就买房送户口指标,我就这样成了深圳人。”


1996年,一直与郑卫宁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。这让他感到家中的顶梁柱塌了。郑卫宁说,母亲在,他和母亲相互照顾,他还能感到自己有价值,母亲去世之后,他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那套房子每月2000元的租金,而他光输血一年就要花几十万元,他也没有其他收入。“我当时想,母亲留给我的这点钱,早晚会被我像个吸血鬼一样吸干,与其这样,还不如留给老婆孩子,他们还有个依靠。”


每天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看书、看电视,连下楼买菜都没法做到。妻子去上班,孩子去上学,每天从早到晚他就在家中看着窗外发呆。“我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自卑感,我是一个男人,是家中的顶梁柱,但整天却只能窝在家里,靠老婆养活。”极度苦闷之下,他患上了抑郁症。他还曾买过两次安眠药,给妻子写了遗书:“我活着,巨额的输血费会把这个家掏空,我要是不在了,女儿可以顺利考大学,母亲为我留下的30万,够女儿读书和你零用了。家中还有两套房子,一套出租,一套你们住,在深圳过上小康生活是没问题的。但我活着,连贫困的生活都难以维持。”


写好遗书,郑卫宁将3瓶安眠药同时吞下去。索性这个药是假药,他没死成。



残友集团总经理刘勇


就是想换个活法


“虽然我身体残疾,但因为我整天闲在家中,所以我学会了上网,我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。”郑卫宁记得,上世纪90年代初,他接触网络主要是为了炒股。他曾花600元买了100股深发展,过了一年多,赚了3000多元。


于是,他把母亲留给他的30万元也都投到了股市里。30万元在当时是笔巨款,证券公司为了留住他这样的大户,用互联网建立了专线。在他的记忆中,当时的电脑屏幕还是黑压压的一片,连彩色照片都没有,他只能在电脑上看到自己的交易金额。


1997年,因为此前炒股,郑卫宁中有一台电脑,便思寻着开办一个电脑兴趣小组,他联系了深圳义工联,从他们那里招募了4个平时比较活跃的残疾人,又从武汉请了一位老师来教大家。


刚来的残疾人一个都不懂电脑,郑卫宁很是气馁:“难道全深圳的残疾人没有一个懂电脑的吗?”后来他四处打听才知道,有个残疾人叫刘勇,过去在打字社里打字,一分钟能打200个字,后来打字社倒闭了,他就在一家麻将馆里打杂。


郑卫宁一进棋牌室,他就看到了刘勇,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三,正弯着身子,在麻将馆里倒开水。说明了来意后,刘勇从放拖把和杂物的角落里找出一台装着DOS系统铺满灰尘的电脑,开机后,他用那双变了形的手在键盘上敲击,果然是1分钟能打200个字,“我看他打字很熟练,就觉得有戏”。


郑卫宁的创业小组分别患有血友病、脊椎重残、半身瘫痪、肌肉萎缩、侏儒症。就是这样5个人,成为了公司的“元老”。“虽然我们是残疾人,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学习知识的能力。残疾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自食其力,最不想的,就是成为家人一辈子的负担,没有尊严地活着。”郑卫宁说,他当时之所以选择创业,就是想换个活法。



残友集团属下的信息无障碍研究会,由视障人士担任的工程师在测评手机软件的信息无障碍功能


成立残友集团只招残友


整整15天,刘勇每天趴在电脑面前,经常熬通宵,最后竟真捣鼓出一个网页出来。郑卫宁大喜过望,带着大家坐着轮椅在深圳的电线杆子上到处贴广告,招揽生意。当时,只要有生意,再便宜也接,只为打出知名度。


1999年,刘勇一举获得深圳网页制作总冠军;2000年3月,他又拿到广东省的总冠军;同年5月,在苏州的比赛中,刘勇再度取得了全国第二名的好成绩;8月,在欧洲布拉格网页制作比赛上,刘勇取得了世界第五的佳绩。这让郑卫宁和他的团队备受鼓舞。


2008年后,这五名骨干当初成立的残友集团,业务范围迅速扩大,实现了井喷式的发展,随便接一个单,价格就数十万元,甚至上百万元。


经过20年的打拼,如今的残友集团已经成为一个现代化高科技企业:拥有5000多名残疾员工、两家上市公司、40多家分支机构、1家基金会、14家公益组织,业务涉及软件、动漫、文化设计、系统集成、呼叫中心、电子商务等多个领域。获得美国卡耐基世界软件成熟度CMMI 5级认证、英国2012年年度国际社会企业奖以及科技部双软认定,这些荣誉让一般企业望尘莫及,你很难想象,这是一家由残疾人员工组成的公司。


一些身体健全的人也想进入残友公司工作,但都被郑卫宁拒绝。“外界都说我歧视健全人,要想进残友,必须用斧子把自己腿砍断才能进。但我的目标就是解决残疾人就业问题,我要是招健全人,那残疾人不是没机会了吗?”



残友集团大堂贴着标语:越是残疾 越要美丽。


每个残疾人都能赢得尊重


今年44岁的刘勇是20年前和郑卫宁一起创业的“五老”之一,他来自陕西,是家中唯一的男丁。小时候,因为摔下地窖把脊柱摔断,1983年,他跟父亲一起到深圳治病,至今,身体里依然有2块钢版和32根钢钉,手术中,他还少了两根肋骨。“我有两个姐姐,嫁人时我妈跟我两个姐夫说,我不要你们的彩礼,只希望将来我如果不在了,你小舅子遇到困难时,你们要拉他一把。你想想我在家里是什么地位?我就是一个包袱。”


说到动情之处,刘勇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刘勇到深圳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当地残联介绍的,在一家艺术品加工厂画小人,工资1个月90元,但干了不到半年,公司就倒闭了。


1997年,郑卫宁找到刘勇,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,“一开始那一年,我每天有超过15个小时是趴在电脑前,还要自己找互联网方面的书来看,我本来文化水平不高,初中都没毕业,只能夜以继日的学习。”


2011年,刘勇参与广东对口援疆,帮助1200多名新疆残疾人实现就业。2014年,本人获得了全国五四青年奖章。如今在残友集团,刘勇是绝对骨干。至今,他想起妈妈对两个姐夫说的那番话都感慨万千,“说了你都不信,我现在成了家里的顶梁柱,我妈常常跟我说,你要多照顾一下你两个姐夫啊。”


加入残友公司之后,刘勇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,他不仅找到了一位漂亮的妻子,如今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“这在过去,我想都不敢想。”说起这些年的经历,刘勇眼中满满的是幸福和自豪。“我就是要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,每一个残疾人都能借助高科技强势就业,来赢得社会的尊重。”刘勇告诉记者,残友公司作为一家高科技互联网公司,光顶层架构师就有28位,他们中工资最高的年薪达到百万元。



残友集团为员工提供免费午餐。


为每个员工养老送终


前天中午,记者和郑卫宁一起来到残友集团的员工食堂。员工们看到他,都纷纷和他打招呼,“郑大哥好”,郑卫宁在轮椅上和他们挥手问好。午饭五菜一汤,包括香菇蒸排骨、肉沫茄子、番茄炒蛋等,还包括免费的海带汤、绿豆粥。“公司的伙食太好,我到这里工作半年,都胖了10斤。”一位腿脚不方便的残疾人员工笑着告诉记者。


“在残友,没有人叫我的职务,都只叫我‘郑大哥’。我们这里是一个大家庭,没有职务,没有上下级,有的只是兄弟姐妹。”公司的氛围最让郑卫宁自豪。


为了让每一位残疾员工都能感觉到家的温暖,从工作到生活,集团有配套的人性化福利待遇。残友公司实行工作和生活一体化制度,这里的残疾员工大部分在内部过着集体生活。公司不仅专门雇人每天为员工洗衣服、做饭、洗碗;还有专门人员为员工制作“员工妈妈菜”,每个员工都可以给食堂提供菜谱,大师傅要照着做,直到做出了“妈妈”的味道。


公司的食堂现在一共会做150道菜,可以保证一天10个菜,半个月不重复。此外,公司卫生间的淋浴龙头下都放有坐椅,残疾员工可以盘坐洗澡,残友公司的洗手间和汽车都是无障碍的,工程师可以坐着车出去谈合同……细数公司人性化的管理,郑卫宁一脸自豪。


最让残疾员工们感到贴心的是,公司实行的退养制,为每一名员工养老送终。若是员工觉得身体吃不消了,不论已经工作了几年,不用进行任何的体检和考察,立刻进入退养制。进入退养制之后,集团更会把员工历史上的最高工资当做“退养金”,逐月发放。


李虹2003年进入残友集团工作,他曾经是浙江省的高考状元,考入北大,但到了2008年,工作仅5年的他便全身僵硬,不能再工作。至今,他都由集团养活着。正因为这种家的感觉,让员工20年来的流失率非常低。



郑卫宁和刘勇在员工餐厅。

?


此生已再无遗憾


如今,“残友软件”已经成为了一家由技术精英组成的高科技软件企业,在商场上并不亚任何竞争对手。郑卫宁表示,成立公司,就是为了给残疾人提供一个改变“活法”的平台。


20年来,最让郑卫宁自豪的是,公司能拿到一些项目,靠的完全是实力。此外,郑卫宁对钱看得很开。他说,和一般公司不同的是,残友集团将赚来的钱都投入到重新招收残疾人员工方面,“我们不留利润。”


50岁是血友病人的生命极限,而今已62岁的郑卫宁正在创造着奇迹。20多年间,死神如影随形,郑卫宁早就习惯了这种与死神赛跑的生活。他是一个乐观的老人,每天早上起来,他都会感恩,自己又多活了一天。他坦言,一开始创业的时候都没想过能发多少财,当时就是几个人一块儿抱团取暖,让自己很有成就感,真没想到能活出这种人生高度,此生已再无遗憾。


郑卫宁说,他创立残友集团,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钱。所以,几年前开始,他就将自己持有的残友集团股份,全部捐献给了深圳市狗万充值平台_狗万赢了_狗万骰子。


目前,他正在推进的一个重要计划就是通过与手机生产商合作,通过一款内置软件,为残疾人提供1000万个就业岗位。“我的终极目标,就是让每个残疾人有尊严地快乐地活着。”


文章来自:广州日报机动记者部出品 ?广州日报任务在线 肖欢欢 编辑:张丹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宋昕航

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

视频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延

原文链接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yMTY1MzUxMQ==&mid=2247485267&idx=1&sn=1a9f21069d868ecdfdc1ea80ff64f946&chksm=e